29.2 C
Taipei

飛旋海豚頭上這一槍,戳破了什麼?

文 / 海人Ula

看到海上有人傳來的照片,暗暗的先罵出一連串… 然後騎車出門去冷靜一下。 這隻已死亡了飛旋海豚頭上的鏢槍很眼熟,是鏢刺漁業的漁具之一,但大家困惑的是:為什麼要鏢獵牠? 一隻原本屬於太平洋上自由自在的海豚?

今天早上花蓮的賞鯨船班上,土匪和船長看到海面載浮載沉尚有一口氣的海豚,基於想救助牠而打撈上船回航救援,但很快就牠就安詳離世,解說員土匪這時候還打起精神,努力安撫整船遊客憤怒的心情,試圖傳遞海洋中一般人不甚理解的漁業、鯨豚之競爭關係。直到動物上岸,報案後經過剖檢蒐證,大家都按奈著情緒處理著。

傍晚,媒體消息不斷釋出這極有故事的畫面,海豚頭上插著凶器,掛著淚。 血腥,聳動的照片自然引起不少民眾的論戰與撻伐。其實最近兩個月,這些已經像是不斷上演的戲碼,輪流在這種臺灣的海洋生物臉書版面上映。從龍王鯛,大硨磲貝, 蘭嶼大海扇, 綠蠵龜…終於今天也輪到了鯨豚。

首先,這並不是某些特定族群的問題,看到某些網友每次都回覆的漁民好慘忍…一類的言論,這是以偏蓋全,也是把問題簡單化。 我們認識許多的漁民海洋保育觀念先進,也是實際落實第一線的把關者,這幾個事件中,也不全是漁業的衝突造成的。 所以回到飛旋海豚的這次非法獵捕事件,為什麼會有人鏢獵牠? 常在海邊活動的人,多少都知道少數還有人在吃地下交易的鯨豚肉,而肉的來源主要來自流刺網混獲的屍體,鏢獵來源其實較少。 另外一個原因,是現在漁業成本日漸高漲,某些遠洋漁船會鏢獵鯨豚,取肉來做魚餌。 這兩種情形的數量有多嚴重,老實說我們都沒人知道。

另外,海洋中的兩大競爭者漁業與鯨豚,已經交戰了很多年,大家互相傷害,也互有損傷。但是漁民有苦難言,鯨豚根本也不能言,這樣的衝突在現在海洋資源的枯竭日益嚴重下,越演越烈。 然後呢? 我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重點來了,我們的海洋現在呈現超級『無政府狀態』,才會讓以上的事情隨意又頻繁的發生,然後大部分的現況都一問三不知。海巡單位很辛苦,但他們的職責有限,在海洋保育的層級上,往往都是協助擦屁股的角色。那剩下的政府單位呢? 分散在各組織中的極小層級。海洋廢棄物,油污事件,海岸管理,非經濟漁獲物的海洋生物研究及保育,海洋保護區….這些大多處在三不管地帶,或是處在校長兼撞鐘的窘境。因此,還是要在這裡大力呼籲:『海洋保育署』不能等! 請趕快能夠組織健全的掛牌營運。

臺灣的鯨豚保育,是在特殊的國際壓力下促成的,也因此要改變民眾長期食用鯨豚肉的習慣並不容易。往年常有人批評我們處理擱淺的鯨魚海豚是違反自然又浪費資源的,應該要把氣力花在其他重大鯨豚威脅的方面。農委會保育組的長官說得很好:從我們開始救援鯨豚,就是向民眾宣示鯨豚不再是食物,而是需要保育的野生動物。的確,臺灣這二十年大家對待鯨豚的態度是有改變的,從早期去到新鮮動物擱淺現場,常常少塊肉或是旁邊有人調好醬油調味料在等待,到現在處處都有民眾熱心協助搬運等各項事務。

在賞鯨船上,也越來越少遊客在觀看鯨豚的時候問我:這種一斤多少錢?好不好吃?臺灣的鯨豚保育的確有很大的進展,人們逐漸喜歡鯨豚。在極少數遇到查扣鯨豚肉事件發生,也常常安慰自己,檯面下的少數獵捕與食用,會讓慢慢消失在時代的洪流中。而海巡署的查緝努力,鯨豚試紙的研究面世,都走向光明美好的一面。

今天這一槍,戳破了許多事情,戳破了鯨豚保育美好的表面現況,趁著心還會痛的時候來重新檢視:現在的鯨豚海豚面臨了什麼困難? 現在的海洋保育究竟卡關在哪裡?漁業和鯨豚的結如何解?

沈重的海洋日,沈重的端午節 !

延伸閱讀:
海豚的眼淚
海豚之淚後,談漁人之淚

這篇文章 飛旋海豚頭上這一槍,戳破了什麼? 最早出現於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