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C
Taipei

想擁有小孩好困難 看見同志家庭的處境 – 生命力新聞

【記者郭劭寬、林孟儒/桃園市報導】同志家庭在台灣想要擁有小孩相當困難。由於《人工生殖法》不適用於同性伴侶,使得吳少喬只能遠赴泰國進行人工生殖。因為《七四八號施行法》規定同性伴侶只能「繼親收養」,無法享有共同收養或接續收養無血緣關係子女的權利,所以圍爸只能以單身的方式收養女兒肉肉,喵爸在法律上卻是肉肉最熟悉的陌生人,種種的不平等讓同志家庭感到相當無奈。因此,同志家庭希望能透過法律的修改,給予和異性戀夫妻相同的待遇,讓同志家庭在擁有小孩的路上不再受到歧視。

經歷人工生殖與收養 吳少喬一家三口

在台灣,《人工生殖法》不適用於同性伴侶,使得多數的女同志只能前往合法進行人工生殖的國家受孕。吳少喬為了擁有自己的孩子,在二〇一五年遠赴泰國做人工生殖,因為自己患有僵直性脊椎炎的關係,害怕孩子會有遺傳性疾病,而選擇取用前妻的卵子以及丹麥捐精者的精子,以試管嬰兒的方式由吳少喬受孕生下女兒苗苗。後來吳少喬與前妻離婚後,曾在大學時期與她交往過的邱明玓,自願幫忙一起照顧苗苗,兩人便重新開始交往,並在台灣開放同志伴侶註記的第一天登記結婚,邱明玓也在二〇二一年藉由收養,正式成為了苗苗的媽媽。

吳少喬表示,剛離婚時邱明玓會一直來家裡陪伴苗苗,所以苗苗把邱明玓當成是一個玩伴的存在。儘管苗苗覺得她們相處的很愉快,但內心其實希望親生母親可以在身邊陪伴自己,所以有點抗拒吳少喬與邱明玓再婚。直到邱明玓求婚的那天,直接對苗苗說:「你希望我當你的媽媽嗎?」苗苗才慢慢開始接受她,至今一家三口相處的相當融洽,生活當中的互動充滿了愛,苗苗還幫邱明玓取了一個可愛的綽號「浣熊媽媽」。

然而,雖然邱明玓能以繼親收養的方式成為苗苗的媽媽,但收養的過程中卻要經過親職教育課程、精神鑑定、藥酒檢測、社工評估等階段,異性戀夫妻卻不需要經過這樣子的程序,再加上社會通常會放大檢視同志家庭,行政、司法人員會以更嚴格的標準進行審查。種種的差別待遇,導致邱明玓在收養苗苗的過程中花費了更多的時間與精力。

吳少喬(中)、邱明玓(左)與她們的女兒苗苗。圖片提供/吳少喬圍爸喵爸等三年 只盼擁有自己的孩子

王振圍(圍爸)與陳俊儒(喵爸)是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的學長與學弟,當時身為大一新鮮人的喵爸在參與學校性別社團「性酷社」的課程中,認識了剛好是那次社課講師的大三學長圍爸,兩人因為課堂上的頻繁互動而有了更多的聯繫。

「我那時候選擇就讀彰師大輔諮系就是想知道同性戀到底是不是一種病。」大學以前的喵爸,一直以來都沒辦法認同自己的同志身份,直到遇見了圍爸,從高中就開始研究性別議題的圍爸,會從性別光譜等各個角度告訴他同志其實很正常,讓他不斷破除自己對於同志的刻板印象。喵爸說:「與圍爸相處的過程中感到非常自在,我們沒有誰對誰告白,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至今兩人已相戀十六年。

關於養小孩這件事,是圍爸與喵爸在大學期間就一直討論的話題。因緣際會下看到跨國同志伴侶陳子良、陳海思鐸與他們的孩子陳愷樂的影片,才得知原來男同志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小孩。由於圍爸與喵爸兩人都是學校的輔導老師,在工作的過程中接觸到許多來自輔導機構的孩子,覺得這些孩子相當辛苦,希望他們也能擁有一個家,因此圍爸與喵爸才決定以收養的方式完成他們對於家的夢想。

事前研究了許多收養相關法規,圍爸在二〇一七年向收養機構提出申請,在第一次的收養會談後繳交書面資料,社工會做初步的資格審查,確定進案後需參加收養教育課程,通過專家的評估以取得收、出養方資料的媒合。孩子進入家庭後有六個月的試養期,過程中需要參加親職課程,社工也會不斷訪視孩子的狀況,確認孩子有無被妥善照顧。最後經由法院裁定,才能成為正式的收養人。耗時三年,圍爸在二〇二〇年才終於成功收養了女兒肉肉。

然而,一連串繁雜的收養流程讓圍爸與喵爸一度想放棄,因為一直處在一個被評估的狀態下,其實令人他們感到不太舒服。喵爸表示,其中一次的社工訪談,剛好面臨婚姻平權公投,社工就有問到他:「當社會對於同志的這些污名化和歧視影響到小孩時,要如何因應?」喵爸頓時情緒湧了上來,他覺得社會對於同志已經很不友善,這樣的問題對他來說變成二度傷害,但喵爸知道自己處於被評估的狀態,所以還是隱藏了自己的真實想法與情緒,回答符合社會對於同志家庭的期待。儘管過程中曾出現放棄的念頭,但圍爸與喵爸還是咬著牙撐完,最後才能把肉肉帶回家裡,並給她全心全意的愛。

圍爸(左)、喵爸(右)與他們的女兒肉肉。圖片提供/圍爸喵爸的親子日常收養的整個程序。製圖/林孟儒法律缺失 同志收養遭歧視

按照現行《民法》的規定,收養的方式分為共同收養、接續收養以及繼親收養。共同收養是雙方可以一起收養沒有血緣關係的子女;接續收養是一方先收養子女,另一方之後再收養同一人;繼親收養是一方收養另一方的親生子女。不過台灣的《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也就是俗稱的同婚專法規定,同性伴侶只能「繼親收養」,無法享有共同收養或接續收養無血緣關係子女的權利。

圍爸說,當初收養送件前原本是想要先結婚,但因為法律尚未開放同性伴侶共同收養,使得他們沒辦法先結婚再收養小孩,被迫以單身的方式由圍爸提出收養,這也讓同性伴侶只能用單方的經濟條件以及照顧資源進行收養媒合。然而,不合理的地方在於,收養機構通常會要求雙方參與整個收養流程,但最後孩子在法律上卻又只能是單親,甚至同性伴侶結婚後想要擁有第二個小孩,還必須先離婚才能再度收養。

由於圍爸跟肉肉屬於無血緣關係的非親生子女,因此喵爸也無法透過繼親收養的方式取得肉肉的親權,導致應有的權利無法行使。像是他們原本打算各自申請育嬰留職停薪半年,專心照顧肉肉,但因為喵爸在法律上不屬於肉肉的父親,沒有申請育嬰留職停薪的資格,所以最後不得已只能把肉肉送去托嬰中心照顧。喵爸表示,當肉肉生病時,也不能幫她簽署資料,因為沒有親權,就等同於沒有醫療同意權。種種的不平等,讓圍爸與喵爸感到相當無奈。

除此之外,吳少喬之所以會前往泰國做試管嬰兒,就是因為台灣的《人工生殖法》規定:「夫妻一方經診斷罹患不孕症,或罹患主管機關公告之重大遺傳性疾病,經由自然生育顯有生育異常子女之虞。」同性伴侶沒有辦法在台灣合法進行人工生殖,因此只能花費更多的時間和金錢前往合法的國家進行生育。而邱明玓雖然能以繼親收養的方式收養苗苗,但因為《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內容提及「為保障同性關係之一方親生子女之權益,應許他方得為繼親收養,由社工專業評估及法院之認可。」造成在繼親收養的過程中需要經過更多程序,無法與異性戀夫妻享有相同的對待。

吳少喬常以繪本的方式教導孩子性平觀念。圖片提供/吳少喬喵爸與肉肉的相處日常。圖片提供/圍爸喵爸的親子日常創造法律平等 同志家庭的訴求

雖然同性婚姻早已通過,但在台灣現行法律中,同性伴侶卻無法與異性戀夫妻享有相同的權利保障,同性伴侶收養小孩也無法按照異性戀夫妻的收養程序,也會因為同志的身分遇到重重難關,受到限制與次等的待遇。就像吳少喬一家雖然已成功生育及收養,但在過程中仍遇到許多不平等的對待,而耗時三年的圍爸以單身收養的方式收養肉肉,但喵爸在法律面前卻還是肉肉最親的陌生人。

同志伴侶的訴求是希望可以修改《民法一〇七四條》:「夫妻收養子女時應共同為之。」把夫妻改為配偶,以及《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第二十條》:「雙方當事人之一方收養他方之親生子女時,準用民法關於收養之規定。」把親生二字拿掉。如此一來,同志伴侶也能在結婚後共同收養非親生子女,而非只能一方透過單身收養的方式收養孩子,另一方卻跟孩子無法定上的關係。另外,也期望能修改《人工生殖法》的規定,將同志伴侶也能適用於台灣人工生殖法的範圍,讓他們不再需要花費眾多的時間與金錢,遠赴國外生育,希望未來同志家庭也能與異性戀家庭享有相同的待遇。

圍爸與喵爸和其他兩組同志家庭向法院提起訴訟。圖片提供/圍爸喵爸的親子日常採訪側記

這次的採訪一共分為兩次,第一次是先到桃園與吳少喬進行訪談,訪談時苗苗一直想要跟著媽咪一起,看得出來她與媽咪的感情非常好。而圍爸喵爸我們則是用視訊的方式,他們把同志收養面臨的處境講的非常詳細,肉肉也很黏著爸爸們,模樣很可愛!經過這兩次的訪談,發現同志家庭在台灣想要擁有小孩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希望未來能透過修法,讓大家能有相同的對待。

延伸閱讀

孩好書屋 雙性戀媽媽開拓性平之路

甲板日誌 用聲音帶你認識同志大小事

同志父母愛心協會 幫助父母了解同志孩子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