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C
Taipei

宏銘服飾 跨越地域限制的裁縫店 – 生命力新聞

【記者徐浩洋、陳雅文/臺北市報導】通常民眾要修改衣服需要親自到裁縫店,丈量身材、與裁縫師討論需求,然而宏銘服飾的雲端修改服務,把客戶從討論需求、送衣服給裁縫店、領取修改完的衣服、付款等步驟全都轉為線上,不但對顧客來講更為便利,還有效提升裁縫店的營業額、改善老裁縫師的待遇。

數位行銷替老裁縫店增加能見度裁縫師黃德盛(左)、創辦人黃偉銘(中)、店長李紅梅(右)。 圖片來源/宏銘服飾

宏銘服飾創辦人黃偉銘畢業於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在遊戲產業累積豐富的數位轉型經驗,曾在遊戲產業從電腦遊戲轉向手遊時,前往香港製作手遊產品,也曾與團隊藉由手機遊戲《DawnBreak:曙光》,共同獲得過二〇一五、二〇一六年的臺灣數位內容獎遊戲類冠軍,不過當自己在數位行銷領域取得不錯的成就後,卻發現父母所處的裁縫業,存在著嚴重的數位落差,許多老師傅都不懂得如何在線上與客人互動、行銷裁縫店的服務,導致許多老師傅所經營的裁縫店,在網路的能見度不高,民眾就算有修改衣服的需求,也無從找起,進而使得許多裁縫店的生意不佳,甚至面臨倒閉。

舉例來講,黃偉銘的父親黃德盛老師傅,已經從事裁縫業達四十餘年,就僅熟悉臉書,但是仍不會收發電子郵件、使用行動支付等新科技。而黃偉銘認為此現象不只存於自家的裁縫店當中,而是裁縫業面臨到的共同問題,因此便決定運用自身數位行銷的長才,看能否找到新型的商業模式,能為沒落的裁縫業尋出路。

一開始他想透過電商的形式,把位於天母的自家裁縫店「宏銘服飾」存留的衣服給賣光,但卻發現「賣衣服」的領域,已存在許多知名度高、資本額大的競爭對手,例如:電商女王周品均、館長陳之漢 等,反而是「修改衣服」的資訊量很少,只有零星幾篇十年前的文章、批踢踢貼文有提及,於是在上了勞動部微型創業鳳凰計畫的網路行銷課後,嘗試用課堂所習得的方法來推播宏銘服飾,像是在臉書投放廣告到天母的在地社團、在痞客邦撰寫文章、拍攝師傅修改衣服的影片等。

在跟從網路導流來的客人聊天後,發現撰寫文章在部落格的效果最好,因此便每天跟老師傅討論有哪些值得記錄的衣服,把其背後的故事、修改過程、價格等記錄下來,並拍攝服修改過程,產出一篇篇的部落格文章。過往,黃偉銘曾紀錄一件女版絲絨西裝的故事,結果受到廣泛的迴響,文章內寫著女客人想用一塊絲絨布來訂製西裝,因為這塊布由她的祖母所傳承下來的,而她的祖母最初買這塊絲絨布,是為了替子孫訂製好看的衣服,但是此心願未完成便離開,所以女客人就由訂製西裝來幫祖母完成心願。

雲端修改衣服 克服修改衣服的地域限制雲端修改衣服三步驟。製圖/徐浩洋

有次一位花蓮的顧客想修改衣服,但不方便到宏銘服飾的實體店面,黃偉銘與客人討論後,發現可以利用便利商店的店到店服務,讓客人從討論衣服修改需求與給予待修改的衣服,到拿取修改完的衣服、付款等步驟,都能在線上完成,此次經驗讓黃偉銘思考如何把雲端修改變成常態性的服務,並逐步制定出修改衣服的標準流程。現在,要進行雲端修改只要簡單幾步驟,顧客首先要用臉書、Line 或 蝦皮的聊聊功能,來與宏銘服飾聯繫討論要修改的地方、要改多少,同時要提供衣服細節的照片,一般的修改能全程線上討論完成,如果太複雜的修改,仍會請顧客到店內量身,最後顧客到便利商店寄出要修改的衣服,大約三到七天左右,顧客便能拿到修改後的衣服、線上匯款給宏銘服飾即可。

舉例來講,一般 Burberry 大衣通常會遇到長短問題,如果是改下擺要確定會不會改到口袋,以及它是否有特殊的收邊方式,若有則需提供收邊方式的照片,師傅便能線上估價;如果是皮衣則通常需要寄過來在現場評估,不過宏銘服飾會先給予大概的修改價格級距,等師傅評估完細節再提供具體價格。而當客人有任何需求或疑問,都能運用蝦皮或通訊軟體來跟宏銘服飾溝通,像是客人如果預算有限、無法用太貴的布料,也可以直接線上傳訊息給宏銘服飾,黃偉銘會跟裁縫師討論後,依照給予幾種不同的方案讓顧客選擇。

所以,若有顧客要修改衣服,能在蝦皮或社群媒體私訊宏銘服飾講述需求、提供細部的照片,黃偉銘會與黃德盛老師傅討論後,來回覆修改衣服的價格,或是要求衣物須寄來現場評估;接著,顧客能從宏銘服飾所提供的便利商店名單裡,知道需要寄到哪個分店,等到宏銘服飾收件後,約三天至七天便能修改完成並寄出;最後,顧客可以拿到修改完的衣服再匯款。

雲端修改衣服突破了地域限制,黃偉銘的母親店長李紅梅說道:「在數位轉型前,會來修改的通常是附近的街坊鄰居,現在來自全台灣各地的都有。」而雲端修改能成功,除了老裁縫師的手藝精湛外,還歸功於黃偉銘過往的紀錄成果,因為有許多修改衣服的文章能參考,才會有客人願意嘗試這項新服務。

舊衣服新生命 傳承世代間的記憶裁縫師黃德盛在修改衣服。 拍攝/徐浩洋

自宏銘服飾在數位轉型後,服務範圍能涵蓋全臺,也吸引到更多年輕的客群,還解決以往淡旺季的問題,像是以往雖然冬季的生意很好,但是在暑假、雨季這類淡季,客人就少了非常多,如今有了數位行銷和雲端修改後,則每天都有穩定的訂單,老師傅每天都有待修改的衣服,不會有沒衣服可修改的窘境。同時,老師傅的工作和生活環境都有所改變,像以前師傅家裡可能都是手洗衣服,現在有辦法買台洗衣機,並且還提升了他們的自信心,因為過往在淡季時等不到客人,老師傅厲害的技藝無處可發揮,他們會覺得自己似乎被時代遺忘一般,不過自從與各地來修改衣服的客人聊天後,發現到自己所修改的衣服,居然可以對別人有如此大的意義,才知道自己學了一輩的技藝是很有價值的。

舉例來講,曾經有位女客人帶著一件西裝來修改,這件西裝是男款的,且極具歷史感,在黃德盛在檢查衣服時,發現西裝繡有男性的名字,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件西裝是女客人的父親常穿的西裝,她在父親離世後希望能把這件西裝傳承下去,因此希望能把男款的西裝改為女款,在自己工作能時能穿著。

培育具裁縫與數位雙重專才的裁縫師

黃偉銘在為宏銘服飾進行數位轉型,曾經遭遇家人反對,經過他的努力,宏銘服飾的顧客量變多,有這些實際成果後 ,家人才慢慢認可他諸多創新的舉動,像是家人本不贊成將宏銘服飾登記為公司,但是黃偉銘還是做了,因為他認為宏銘服飾若不成為公司,無法獲得更多的政府資源,比如:小型企業創新研發計畫、微型創業鳳凰貸款等,成長速度會趨緩,事後來看此舉當然是正確的。

目前,宏銘服飾共有兩名裁縫師,他希望培育懂數位行銷、裁縫技術又好的年輕裁縫師,然而在這件事上也遭遇不少困難。他希望找到裁縫基本功很強的年輕人,再教授給他們自己數位行銷的心法,但是從學校相關科系出來的學生,多半偏重設計而非裁縫的基本功,雖然也有設計和裁縫基本功都強的裁縫師,但是他們多半有更好的出路;還有一點是他跟年輕裁縫師或打版師的溝通比較有障礙,因為他與老師傅互動時所用的裁縫相關術語,年輕的裁縫師或打版師是聽不懂的,以及這些年輕的裁縫師、打版師 未必懂數位行銷,所以雙方在溝通上的交集較少。不過,黃偉銘仍積極 在 T Fashion 等育成中心 認識年輕的裁縫師或打版師,為未來的合作創造契機。

採訪側記

當天去採訪時,宏銘服飾已完成「台北造起來」的改造,很像一家極具設計感的文創商店,同時雲端修改衣服的服務也很創新,因此跟我印象中被稱為「夕陽產業」的裁縫業有很大的落差,可見裁縫業若能跟上時代,也能有其出路。

延伸閱讀

衣服圖書館 二手衣的交換平台

100%永續衣物 FYNE服飾循環再製

海洋垃圾的重生 Subs拖鞋走出環保新路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阅读更多